注册 登录
维山在线 返回首页

孤寂萧彬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417626.com/?2 [收藏] [复制] [RSS]

日志

罗旭芳,梅山最后一个砻子匠

已有 528 次阅读2012-5-7 17:01 |个人分类:梅山文化| 唯一, 新化县, 水车镇, 线装书


罗旭芳和他的砻子
5日1月,笔者来到新化县水车镇塘家村,在群山怀抱的村子里,找到了76岁的砻子匠罗旭芳,他坐在一栋7扇3层楼的新洋房前的坪上晒太阳,手里捧着一本线装书。
唯一会做砻子的人
罗老头发花白,脸颊清瘦,见笔者来,连忙倒茶搬凳。然后带笔者去屋后的屋檐下看砻子。他说:“现在,好多人认不得砻子了!”
砻音同“龙”,在梅山地区读“lei(累,读第一声)”。过去,将稻谷变成雪白的大米就是这工具加工而成的。罗老指着砻子说,他做的砻子高3尺,直径1.5尺,重100余公斤。笔者看到:砻子形状像石磨,由上臼和下臼、竹盘、推柄、支架等组成,最上层是一个广口的竹盆,用来盛稻谷。“在过去,会砻子手艺的人最吃香”,这既是一门技术活,又是一门力气活。“原来老水车(区)有8个人会做,我们的院子里有四五人会做。现在我是唯一会做砻子的人!”
一年四季在外边做
“14岁学徒做木工,同时学篾工,我是一个木、篾工都会做的人,是跟父亲学的,20岁出师。”老人说,做砻子很有讲究,砻子需要黄土、楸木、竹子等基本材料,先将篾片织成砻圈,分为上下两臼;中留一个眼,可以让稻谷出入;砻圈中放入许多的木钉(木齿),再用黄土反复捶打夯实。
罗做砻子去了许多的地方,他掐着指头开始讲,“我在新化的吉庆、田坪、胜利、洋溪、炉观、云溪、厚溪、半山、金溪等地和邵阳的金石桥等地做,冷水江的锡矿山也去,一年四季天天在外边做,起码做了两千个以上的砻子。一个砻子一个劳动力一天可以砻300斤左右的米,一个砻子有砻二三万斤谷的寿命。水车、文田祠堂里的人民公社粮站,都用我的砻子。”说到此,罗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充满红光。“我做一个砻子需要4个工,现在要5天,主要是年龄大了,手生疏了……”
“您儿子会做砻子吗?想不想学,还有谁愿意跟您学吗?”笔者问。老人黯然失色,连忙摆摆手,头像拨浪鼓一样不停地摇,“我3个儿子在外边搞建筑好赚钱的,都建了新楼,现在再没人会做砻子了。”
砻子,从汉代开始使用
“到1979年,再也没人要我做砻子。” 其实,失传的不仅仅是砻子,石碓、碾子等,都在慢慢退出历史舞台。有资料考证,砻子从汉代起就开始使用,到今天有二千年历史,砻子是人类智慧的结晶。
值得欣慰的是,酷爱砻子手艺的罗老,又有人开始关注他的砻子,他高兴地告诉笔者,不久前,新化县紫鹊界演艺中心,从他的手里买走了1个,文田镇罗家祠堂也定了1个,现在已经做好了,届时来人抬走。中国武术协会委员晏西征先生一共定了3个。
砻子已经失去原有的使用功能,现在主要起收藏、展览等作用。笔者想起报纸上一篇《不要小看老古董》的文章。文章中讲,2008年那场冰灾,突然的断电断交通,使许多的人束手无策,一些老碾子、老砻子又隆重登场,为一些人解了燃眉之急。
缘于此,梅山最后一个砻子匠——罗旭芳,看到自己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年纪越来越大,他希望如果有人学,他愿意带徒,使“手艺莫失传”。
来源:新新网
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关于我们|小黑屋|Archiver|维山在线 ( 湘ICP备17004171号-1 )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  本站已运行天  

湘公网安备 43132202001014号

GMT+8, 2021-4-13 01:06 , Processed in 1.223633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 & Style Design